千斤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千斤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鬼话闲聊之附身[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08:51 阅读: 来源:千斤顶厂家

念翌尘刚下船,管家慌慌张张地递给他一张电文。

念翌尘接过电文,不由身躯一震。

那电文是从念翌尘老家发过来的,上面说,念翌尘新过门的妻子昨晚暴毙了。

念翌尘赶紧买了回头票,以八百里加急速度赶回老家。

到家时已天黑。

府上哭声一片,两只大白灯笼高挂在大门前,夜暮下,灯笼里发出两团微弱的光晕,忽明忽暗地让往日热闹腾腾的念府显得极为凄凉。

念翌尘站在大门前看了片刻,不觉叹起气。想到三天前还好好的人,转眼就这样没了,似乎有些可惜,毕竟是个鲜活的生命,纵是自己再不喜欢,也是拜了堂的妻子。

念翌尘满心愧疚,拽起马褂,刚要抬脚进府,却被一位女子唤住。

念翌尘寻声望去,见那女子头戴斗笠,一身黑色夜行服,与黑夜融为一体,几乎要看不出轮廓,单薄的身影一点点走近,直至泡在半明半暗的灯光下,显得十分羸弱,唯有那说话声十分清脆悦耳。

这该是个年轻女子,估摸年纪不过二十。

“先生!可否让我借住一宿!”女子怯怯地说。

念翌尘摸出怀表一看,已至亥时,幽幽叹起气。

这里离镇上唯一的旅馆极远,她又是一个孤身女子,冒然拒绝似乎有些不忍。可瞧府里,正在吊丧,留个外人在家,似乎有些欠妥。

念翌尘左思右想,指指后门:“若不嫌弃,就从此门进吧!后院到还有间空屋可住!”

说时进了府,那女人望着他的背影,嘴角微翘轻笑起。

下半夜,晴好的天气,突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间惊雷不绝。

随着雷雨声,念府里传来数声凄叫。

声音惨绝,似在遭受剥皮抽骨之刑,弄得府内上下不得安宁。

待雷去雨停时,念翌尘赶紧领着家仆提着灯笼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搜找。然而搜遍翌府上下也没找到什么。

就在这时,灵堂里传来一声惊叫,只听有人唤道:“阿呀!大少奶奶诈尸了!”

念翌尘赶紧跑去,见妻子叶若璃正半坐在棺材里,两眼恍惚,似乎刚刚睡醒一般。

念翌尘到底是喝洋墨水长大的,鬼神之说于他不过是无稽之言。

再说叶若璃现在的样子,除了双目恍惚些,面色和唇色都有血色。

这哪里是什么鬼,分明就是活过来了!

念翌尘唤家仆不要怕,将灵堂的灯都点着,又观察了叶若璃一番,确定她是真活过来了,适才开口说:“夫人这一觉睡得可是有些久了!”

叶若璃迷离空洞的眼神不断在聚集,片刻后开口说:“我怎么会在这!你们一个个为何穿成这样?”

众人无语,见她确实活了过来,赶紧将吊丧的东西撤去,这一折腾直至天亮。

翌日一早,后院的家仆开始收拾屋子,突然见小屋的门敞开着,那家仆深觉好奇,便推门进去,这一进去,可把她吓个半死。

只见那屋里躺着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浑身上下没有半寸完肤,皮开肉绽间,就连内脏也被生生挖空,只留一具血淋淋的空壳。

念翌尘很快赶到,从尸体的穿着,想起,昨晚有位黑衣女子来借宿过,是他安排女子住在这间屋子里的。

让他想不到的是,竟让这女子遭受了不测。深觉愧疚!再想到昨晚的呼叫声,想来是这女子发出的!不由感叹,不知是何人会对她下此毒手?

念翌尘认为女子的死,他有责任,便厚葬了此女。

然而这事很快在小镇上传开,众人纷说念府闹鬼,还是个食人心的鬼……

话自然也传到了念翌尘耳中,然他竟一笑了之。

日子便这样过去几日。

念府却没有一刻安宁,接连有家仆无故失踪,待发现时也与那黑衣女子一样,一身是血,内脏全无。

念翌尘这才觉得事情严重,每日晚上都要亲自在府上各角落巡查。

这天夜里,他巡查完已过子时,觉得有些累,便朝着自己的书房步去。

在经过叶若璃的屋子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迎面扑来。

念翌尘剑眉紧蹙,推门而入,见叶若璃慌慌张张地把什么东西藏到了身后,而唇上尚有未来得及擦拭的血水。

念翌尘眸色不由加深,不等叶若璃解释,大步至叶若璃身后,将叶若璃手中的东西掰了出来。

这一瞧,吓了念翌尘一跳,竟是个血淋淋的心脏,确切的说是被啃食了一半的心脏。

那心脏上还有余温,微弱的搏动表明人刚死不久。

念翌尘瞬间掉进冰窖,怎么都没想到这一连的案子竟是自己的妻子所为?

“你……怎会变成这样?”

念翌尘拽住叶若璃质问起。

叶若璃见瞒不过去,突然仰头大笑,笑声时妖风大作,身上衣裳瞬间暴裂,露出一身黑呼呼的皮*毛,再瞧时,人脸已无,留下一张猫脸。

强大的妖风将念翌尘甩至一边,等他再看叶若璃,已是一只大黑猫。

那黑猫,龇牙裂嘴地,锋锐的爪子已在地上挠动。碧绿莹莹的猫眼,直盯着念翌尘,迸射着杀气。

只听猫妖开口说:“若非你当初助我避过天雷,我也不会附身在个凡人体内报你恩情,可惜我刚度天劫,法力太弱,为稳住身形,不得不靠食人心来维持!如今被你识破真身,你我缘份已尽!”

说时又是一阵妖风,那猫妖纵身跳进窗格,消失在黑夜里。

念翌尘脑门生疼,立马不省人事。

待他醒来,已是一个月后。

见自己身处陌生地,周围花团锦簇,彩蝶翩舞,一条小溪潺潺地,从不远处的青山腰上缓缓淌下。

云雾萦绕着青山,让周围变得如梦如幻,让人一时失了真实。

鼻尖全是花香,不禁感叹,所谓的瑶池神境也不过如此。

正当念翌尘失神间,只听一声嘻笑,见一白衣女子,从那花中步了出来。

那女子白纱绕身,双脚赤足,足白如藕,步步生莲,踏花而近,身携花香,姿色如仙,让人迷醉留连。

念翌尘被女子吸引,许久回不过神,待女子靠近时,又觉女子有些熟悉,可要细一想,脑门疼似蚁啃。

女子拂袖轻笑他:“想不出就不要想!人生苦短,该乐时便乐!”

念翌尘也觉女子说得在理,可对于这样美好的神境又觉不真实。

不知为何他一见这女子竟冒冷汗,便借言要洗把脸,步至溪边。

那女子紧随着他。

待念翌尘蹲身掬水时,见溪水中倒映着一张猫脸,当即吓得大叫。

这一叫让他脱离猫妖的幻术回到了现实。

作者寄语:想看痴怨的亲继续追文喔,下个故事便是啦!

短篇鬼故事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