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斤顶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千斤顶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老房东换成新房东六年合同期成废纸【消息】

发布时间:2020-09-16 01:01:38 阅读: 来源:千斤顶厂家

合同内容中关于协议自行终止的描述

中国江西网讯 记者黄思农报道:近日,江西傲博体育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傲博体育)的教练头皮都麻的。公司在昌南体育中心培训基地租赁的办公室门被撬,保管室的训练器材,办公桌椅书柜电脑档案合同等文件全部不见踪影。

而让傲博体育“委屈”的是,与“老房东”南昌县国有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昌县国资公司)签订的合同仅过了一年,却陷入如今无法正营的窘境。事后,傲博体育了解到,昌南体育中心培训场馆管理主体发生变更,“老房东”也换成了“新房东”(南昌县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

没过多久,便发生了上述一幕。傲博体育相关负责人说,如果得不到一个合理说法,他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

租赁协议仅签一年基础设施频被人为破坏

2017年4月,傲博体育与南昌县国资公司签订了洪州体育馆和昌南体育中心部分场馆部分时段使用权的有效期为六年的租赁协议。

但好景仅维待了一年多。

今年7月下旬,傲博体育相关人员发现培训基地连续出现不正常情况:从办公室门被撬,到保管室的训练器材不翼而飞,再到办公桌椅、书柜、电脑、档案合同等文件不见踪影。 “显然不是一般被盗事件。不排除是人为原因。”傲博体育受访人士怀疑是人为设置的“阴谋”,有要想撵他们走。

房东变了 六年合约就成废纸?

傲博体育相关负责人说,当时与国资公司签订了为期六年的租赁协议,就是看中了其国资背景,应该能让我们经营方能好好地做生意,但是没想到才过了一年不到的时间,却遭遇如此窘境。训练器材丢失等事件让傲博体育越来越被动。没过多久,他们发现因为无法正常上课导致学员抱团退款,也由此出现欠薪等问题发生。

事后,傲博体育相关负责人了解到,上述一切不排除是因为昌南体育中心培训场馆管理主体发生变更,“老房东”也换成了“新房东”(南昌县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

“我们了解到,2017年底,南昌县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昌县文投公司)接管了洪州体育馆和昌南体育中心的经营权。之后,文投公司还与一家名叫江西爱奇公司(2017.6.30成立)合伙注册了一一家奥飞体育(2018.3.29成立)。并重新签署了新的场馆租赁协议。”

傲博体育相关负责人说,他们陷入如今田地,不排除是受“新老房东”变更拖累。

傲博体育相关负责人还表示,此后,他们就遭遇了被人闭馆、断电、威胁家长及驱赶培训学员等事件。事发后,他们曾多次报案,但当地警方以民事纠纷为由未立案。

这让傲博体育全体人员彻底陷入无助。

“旧房东”:主管单位更换属不可抗力因素

记者梳理奥飞体育的股权构成发现,南昌县文投公司占其25%的股份。而其是南昌县工业和信息化委员会(后文简称南昌县工信委)全资子公司。

同时,记者发现与傲博体育签订场馆租赁协议的南昌县国资公司,是南昌县城市建设投资发展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其大股东也是南昌县工信委。

带着傲博体育的疑问,记者采访到南昌县国资公司一位胡勇刚负责人。

胡勇刚说,场馆当时是本着不空置的原则,将部分场馆分别租赁给了几家公司运营,让体育场馆得到充分的利用。其中国资公司与傲博体育签订了6年的租赁协议,但协议写明“若遇重大政策性调整致使本协议无法履行,则本协议自行终止"。

胡勇刚进一步介绍,2017年底时,南昌县政府印发了行政事业单位有关资产处置方案,昌南体育中心以及洪州体育馆由南昌县文投公司负责经营管理、使用和维护。在这之后,国资公司通过印发告知函,告知了傲博体育签署了的协议已经单方面作废。

对此,傲博体育负责人则一再表示,在此期间,他们反复联系南昌县文投公司和奥飞公司负责人协商续约,却遭遇上述双方推脱。就此,记者试图联系南昌县文投公司和奥飞公司,但一直未果。

工信委一位分管国资事务,但不愿具名的主任表示,南昌县工信委目前对国资公司和文投公司是起到出资以及指导性质的,如果投诉人认为文投公司的相关行为违反了合同法或相关法律,可以走正规的法律途径进行维权。其次,关于两家体育馆的经营权,也是文投公司从国资公司协商购买所得,与南昌县工信委并没有太多关联。该主任同时强调由于自己并不了解事情始末,以上言论不代表南昌县工信委官方说法。

律师:合同的效力并不受合同主体的变更

江西豫章律师事务所刘太金律师表示,解除合同的条件,有两种情况。分约定解除条件和法定解除条件两种,其中约定解除又可分为协议解除和约定解除权。

据介绍,合同法规定第94条规定:“合同法定解除的情形有:(一)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二)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三)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四)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五)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刘太金称,“依法成立的合同,对于合同双方均有约束力。何况,本纠纷中,合同的效力并不受合同主体的变更的影响。本纠纷中,国资公司以体育场馆管理者改变为由单方面宣布和傲博体育解除合同,不属于政府政策性调整,不是不可抗力,并不符合上述法定解除合同的情形。”

元尊传手游下载

王者传奇

胡闹西游无限金币版

相关阅读